仅一夜之间,我心竟判若两人。
他自人山人海中而来,原来只为给我一场空欢喜。
你来时的携风带雨,我无处可避,你走时乱了四季,我久病难医。
若能避开猛烈的欢喜,自然不会有悲痛的来袭。

《人间失格》——太宰治

圈主 管理员

待审

热门评论
:
讨论
  • 阅读剩余条回复 加载中...
没有讨论,您有什么看法?
图片审查中...
我的回答: 最多上传一张图片和一个附件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