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问题初见端倪

坏事接踵而来

回想起2018年的10月后,心有余悸,当时几件不好的事情接踵而来,让我本来企业有些稳步上升的状况一下又打落到了谷底。

1.合伙人因为这个项目身心疲惫,提出了辞职;

2.培训因为不想签独家讲师所以结束了合作;

3. 项目和解出现了问题,开始走仲裁流程;

4. 企业决定转型,切断现金流业务;

5. 刚结婚,从一个人的开销变成了一个家庭的开销;

6. 几个优秀的员工也提出了辞职,公司只剩下3个人;

我已经忘记当时是怎么走过来的了!

说回这个一百万的项目,有读者和我说捡到了一个大馅饼。天下真的有这么容易见到馅饼吗? 看看我们项目合作的细节你就知道了。

合作问题初见端倪

时间回到了2018年的4月,我们成功签下这一百多万的订单后,双方预估了一个大概的目标及合同时间,项目就开始启动了。

通过双方共同协商,得出了一个break down,我们将按照约定的时间交付对应的工作内容,甲方也需要在对应的时间提供相应的资料。并且项目也是分段收费的,只有这一阶段的事情做完了,甲方验收后才会支付下一阶段的费用。

由于美金收款问题,我们把合同拆分成了前期的顾问合同以及后期的公司与公司之间合作的合同。针对顾问合同的内容,我也按照合同约定把网站的架构布局,URL结构优化及模版页面的样式等工作完成了。

接下来的是公司的合同,里面协商的内容都是由我的合伙人带团队去完成的内容,包括Guest Post、红人营销,Quora以及facebook的Social Signal,分工也很明确。

估计很多人会问,你不是做SEO吗,怎么红人营销和quora这些你们也帮忙做?

其实对于当时的阶段,google更倾向于综合的数据判断,不仅仅是外链,其他的数据也会影响到排名的效果,所以我们将70%的精力分配到guest post,剩下30%放到其他营销手段。

等到外链这些内容都做上去后,我自然会去判断网站效果做的如何,然后再给出对应时间节点应该做什么处理。但是甲方早已经按捺不住,外链刚上还没开始收录就已经在咨询什么时候网站能进入拐点,达到一个快速上升期。

在那个阶段,外链都还没上几条,真无从推算。但从甲方这种还没开始做多久就开始追问效果,我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点不妥,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不被理解的改动

网站从一开始接手就是乱成一团糟,所以在完成顾问的内容后,我们接下来的就是要落实顾问里面提出的网站优化整改方案。

因为之前他们的URL结构和内容结构都没有做好,网站的底层逻辑也没做好,后面流量是一直都上不来的。

比如:

1. 他们网站多语言URL结果是en.www.xxx.com,让人感觉就像是一个不规范的钓鱼网站。

2. www.xxx.com和xxx.com都可以分别打开一个页面,造成大量的重复页面

3. 货币符号,UTM代码都是程序员自己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但完全没有考虑过SEO,造成了大量的重复页面出现。

4. 页面的内容结构布局有问题,需要重新改版

5. 网站架构存在没有布局的页面,承载不了一些关键词,需要设计新的页面。

6. 移动端设计有明显的不友好的问题,需要重新设计。

诸如此类的问题,一大堆,但是在修改这个过程又非常的漫长,而且短时间也不会产生什么效果,所以这里也是矛盾的开端。

技术团队感觉自己在加班改动的东西没有价值,运营团队感觉让步这么多给SEO团队,但是没做出点变化,甚至一度质疑这样改动是否有权威的参考资料。

我拿医院和病人做个例子:

这就犹如有些病人,他头痛的原因可能是颈部劳损压迫血管导致气血不通,所以医生先按肩膀一样,但是病人家属会质疑这个医生上来不是先看头,却在按肩膀,就会质疑他究竟会不会。

如果病人治好了就会觉得这个医生很厉害。如果万一治不好,就觉得你头痛不医头,一看就知道是个庸医。

医闹不往往就是这样来的吗?

不被理解的感觉是真心累,特别是这种见效慢的工作!

所以现在医院都是流程化,现在很多医院,你去看发烧咳嗽,医生都会让你先抽血、拍片,然后根据拍片的内容来判断是否感染肺炎,应该开什么药,每个环节都有依有据,就是为了防止病人无理取闹。医院这样做其实也是防范于未然,如果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出现,病人家属可以按照医生没有按规定开药等问题把医院告上法庭,医院还要赔偿损失。所以,这些流程其实都是被逼出来的。

越来越多不可控的因素开始出现

既然有质疑声,那我们给出的建议也会非常严谨,所有的建议都依照Google官方文档来,防止他们觉得我乱给建议。

由于甲方的手机端官网做了弹窗,导致首页一直没有被收录。Google官方文档也有明确说明这样会导致页面索引出现问题,于是我们也和他们提出了这个问题,建议先去掉弹窗等收录后再打开。

对于小项目来说,这个建议和修改本来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但是在这个项目里就变得非常复杂。

“运营部门靠这个弹窗带来的收益不错,如果去掉弹窗,你这边能保证多少天内页面就能收录?” 并且很明确的告诉我,如果弹窗去掉了但是收录没有改善,我这边需要担责任的。

“。。。”

你知道不,我那天多想Google就是我家开的!!

强硬的去推这件事情显然不可行,那只能把重心放在其他页面的优化去了。

但之后,甲方又回过头来怪我们,为何连最基础的移动端首页收录都解决不了。

???

没办法,甲方爸爸说什么就是什么。

从这些事情其实我慢慢的感受到了,很多事情已经不是我技术能够控制的范围了。

SEO本来就是一个见效慢的工种,在不少大公司经常是没有地位而且不被待见的,只有公司老板或者上级领导懂SEO并且侧重这个板块的业务,否则在不懂SEO的公司上班的是非常憋屈的。

这也是为什么有不少SEO选择半路换行业,也有一些出来创业的原因。

而且,在这个项目里,SEO的改动需求会增加技术的工作量以及影响到运营部门的利益,他们当然不会那么轻易答应。导致后面每一个细微的改动,都要开会商讨, 需求PK,斗谁的声音更大,谁更理直气壮,谁才能拿下这个需求的改动。

身心俱疲!!

说实话,我觉得这个和公司的架构设计或者利益分配不无关系。

换位思考,如果我是公司里的技术,一个普通的打工的,拿着固定薪资,我只做我份内事情,你现在给我加需求又不给我加工资,那我肯定不干。或者我是运营部门的,这个改动可能需要短时间影响我的业绩收入,那业绩收入直接影响到了我们部门的提成收入,换成是我,我也不干 。

不是每个打工的都会替公司想的那么远!

所以,你应该能想象得到,当时我们与甲方公司的沟通是有多不顺畅。

暗中观察

其实按照合同所说的,我只要做好对应的工作然后等合伙人带团队把剩下的外链建设任务以及其他营销的内容做好就行,而我要做的就是时不时盯一下数据,再决定网站要调整的方向。

9月底到10月,由于忙着结婚的事情,所以项目盯的会比较少一点。那天在拍婚纱照,朋友圈晒了下自己的动态,结果换来的是甲方对接人的冷嘲热讽,当天的对话让人很不舒服,总觉得好像我没有去盯项目一样,巴不得我24小时都在公司待命。

这里我要说下我对项目的态度,因为他们技术部门和设计部门不懂SEO,为了能够更好的让他们理解我们的工作,提升整体的沟通效率,我还特地做了一份培训文档开车去广州给他们讲解。如果按照合同里面写的服务内容,我本可以不这样做。

因为甲方对接人在一些情况下说服不了运营部以及产品部,我特地开车过去广州找他们领导,希望能够给到更多的资源支持,如果按照合同来讲,这些都是甲方对接人的事情,我本可以不这么做。

整个项目的操作和优化思路,甲方对接人问到这些问题,我都一一给她讲解,我本可以只按照合同去交付工作,没必要教她们这么多事情。

这些我都主动去做了,但换来的并不是肯定,而是觉得我们没盯紧项目,所以项目的流量达不到预期。

感觉我的一举一动都被甲方盯着,只要你不在公司,你就没有好好看我的项目。

Google和我开了个玩笑

就在2018年的9月到10月份之间,算法调整,大量的网站在这个时间段出现了下滑,然而这位客户的网站也无法幸免,这个不是个案,是大规模的网站都出现了明显的长尾词丢失,流量下滑的现象。

当时11月份的清迈SEO大会也讲到了这个问题:

由于核心算法的更新,大量的长尾词出现丢失。当时只要把TF-IDF的内容修复,再强化相关性其实网站的长尾词就可以起来。

但是,甲方已经听不进去了。

流量的下滑成为了后面项目撕逼的导火索。

甲方叫我们去他们公司,把我们劈头盖脸的痛骂了一顿。什么移动端首页做到现在还没收录,什么流量下滑等等,我们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就静静地等着被教训。我合伙人都直接被骂哭了,在回来的路上我合伙人说从来没收到过这么大的委屈。

移动端首页一直不收录这个事情我已经多次和他们说要撤掉弹窗,但是无果。作为乙方我们也只能给出建议,但是甲方对接人没有办法去落实,最后全部怪到我们头上。

谁叫我们是乙方?

这项目在我们撕逼后的几个月,也就是2019年3月份之后,Google估计觉得算法的调整导致影响的波动太大,后面大量网站的流量又在这个时间段开始逐渐恢复了,甲方的网站流量也在那个时间段开始迅速上涨,甚至在次年直接上升了几倍。

呵呵,Fuck u Google!! 有种炒期货,没钱继续追加保证金被强行平仓的感觉。

由于种种的沟通以及合作不愉快,我们双方都初步达成了解除合同的意愿。

当我以为这事情就这样过一段落了,但万万没想到甲方和我们来了这么一出。

转贴的文章阅读

创业初期必然得经历一些挫折

2020-12-7 21:04:06

转贴的文章阅读

经历社会的毒打

2020-12-15 22:31: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